何小小家里没有大海鲜

画画加微,qianxiacom

水彩练习,很久没画了

晚风落日。乘着风,期待明天的到来


        去钦州陶艺那十几天,每天都会经过老何理发室,这是一个老头开的理发室,我想可能是他姓何,所以店名叫老何理发室。

        经过时我总爱往里边看,有时他正在给客人理发,有时他坐在门外的椅子乘凉,有时看不到他,他总显得那么悠闲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 理发室外,绿得脱漆的门窗,几张旧椅,墙上的小广告,用红色的油漆写的招牌,这一切都是时间的象征,怀旧的开始。


四月。烈日。三个人在网上抢购了门票。大摆锤、跳楼机…去疯玩。


在家无聊,当时她在掰瓜苗,我拿起手机就拍。